網戀一次,損失1300萬!中國第一相親網站,剩男剩女屠宰場?

金錯刀 2019-06-17 16:06

編者按: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金錯刀,作者Zoe,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兩年前,“翟欣欣逼死蘇享茂”一事,將婚戀網站推至風口浪尖。

2017年3月30日,WePhone創始人蘇享茂通過婚戀網站與翟欣欣相識,6月7日領證,不到一個月離婚,9月7日,蘇享茂因不堪前妻勒索千萬,跳樓自殺身亡…

短短三個月,蘇享茂花費近1300萬元。

針對這起疑似騙婚事件,世紀佳緣(后與百合網合并成百合佳緣網)被推至風口浪尖。

前幾天,有網友爆料稱,事件女主翟欣欣疑似再次現身世紀佳緣。

這一事件將百合網再次置于聚光燈下,曾經的“婚戀第一股”被資本市場寄予厚望,如今只能靠這些負面新聞再次回到大眾視野了嗎?

1

不打廣告,都自然增長80萬

說到百合網,就不得不提兩個IT男——田范江和慕巖,百合網的創始人。

左田范江,右慕巖

2000年,他們做過一個裝修網站,為一些裝修愛好者搭建論壇,然后讓這些用戶通過網站購買裝修材料。由于當時建材城、品牌商對互聯網都沒什么認知,很快就失敗了。

2003年底,他們又開始了第二次創業,仿照硅谷的一個社交網絡產品推出了一個社交網站HeiYou,在當時因為無法實現變現,也不懂信息流廣告模式,結果又沒做成。

但HeiYou的創業過程中他們發現HeiYou80%的用戶都是單身,于是便把社交網站改成了婚戀交友網站。2005年,百合網成立。

那時正值互聯網泡沫的回暖期,他們拿到200萬美金投資,開始信心滿滿的招人,結果根本沒人應聘,因為當時大家都認為“網絡交友”是專門搞“一夜情”的公司。

另外,世紀佳緣當時已經占據互聯網婚戀市場的有利地位,想要突圍不是件容易的事。

百合網有什么優勢?

一是百合網在為用戶尋找匹配對象時,他們率先開發了一套心靈匹配算法。

當時,國內大部分的婚戀網站都是以簡單的照片和文字作為主打,兩個IT男經過分析發現很多用戶希望了解到網絡上對方的性格特點。

于是,百合網的一套“心靈匹配”的服務系統應運而生。這個系統是在用戶注冊時,會追加一個心靈測試,讓用戶通過這個測試了解自己和對方,進而得出雙方的匹配度并進行推薦。

用田范江的話來說就是:

和其他僅僅提供相識機會的網站相比,百合網還提供了相知的能力。

打著“相知”這個差異化優勢,沒花一分錢廣告,百合網的注冊用戶就增長近80萬!

2006年,百合網乘勝追擊,推出一對一紅娘服務,成為中國婚戀網站線上線下結合服務模式的開創者。截至2014年第4季度,百合的實體店已在全國超過100座城市開店136家,是目前擁有最多線下實體店的互聯網婚戀交友企業。

2010年,又被“非誠勿擾”這塊大餡餅砸中,在電視節目的宣傳下,百合網流量增長神速,新增用戶達600多萬。

當婚戀網站逐漸被單身男女所接受并開始使用之后,也開始吸引不少別有用心者,關于婚戀網站“獵艷”“騙財騙色”等負面新聞被頻頻爆出,如何保證用戶信息的真實性,減少詐騙事件的發生成為擺在百合網面前的難題。

2011年底,百合網率先實行了實名制,如果你不用身份證驗證,可以注冊,可以瀏覽,但是不可以交友。

這個舉動在當時被認為是“自殺式行為”,因為強制實名制后可能會導致百合網會員嚴重流失。所幸,實名制為用戶提供了一個更真實、安全的環境,用戶非但沒有流失,其活躍用戶還增長1000多萬,投訴率減少了80%。

2015年11月,作為婚戀網站的頭牌的百合網在新三板正式掛牌成為了“婚戀第一股”。

目前,百合網已有超過9000萬注冊用戶。

2

百合網的坑,傷錢又傷身

婚戀網站作為垂直類平臺,只能滿足用戶某一個時期某一個方面的需求,用戶的生命周期短。

婚戀網站為了變現會將更多盈利點放在中間環節。想要和人溝通需要充值會員,要想獲得更優質的交流對象需要充更貴的會員服務費,百合網也不例外開始把主意打到會員費上來。

這也造成了如今百合網的困境:變現困難,還沒摸到清晰的變現門路時,風向就已經變了。

1.實名認證徒有其表

為了賺會員費百合網煞費苦心,在網站上只要交會員費就能繞過實名認證。

刀哥注冊百合網時,在填寫手機號碼和驗證碼后,發現年齡、性別、收入等各項信息都可以隨意填寫。

更離譜的是,隨意在網上找了一張明星PS過的照片后,也能成功通過身份認證。

會員認證形同虛設,導致百合網上騙子橫生的情況并未減少。

在蘇享茂事件中,其前妻翟欣欣有過短婚經歷,卻在世紀佳緣平臺上寫明“未婚”而不是“離異”。

在網上,也涌現出很多專門出售真人信息的不法分子,從他們那里可以買到各個年齡段的男女身份信息和個人生活照,有了這些信息,騙子可以隨意注冊會員。

去年,一位55歲的阿姨在百合網注冊了賬號后,前后花費了2000元購買會員服務,希望找到心儀的男士,卻沒想到一連遇5個“鉆石王老五”,被騙300萬!

而且在婚戀網站還興起了一個新興騙局——“殺豬盤”(在線上“戀人”看來,受害者們只不過是用所謂“愛情”圈養的“豬”,養肥了自然要“殺掉”。)婚戀網站在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下,已不知不覺成為剩男剩女的屠宰場。

這樣一來導致很多用戶在花了高額會員費和服務費后不僅找不到對象,還可能人財兩空。

百合網也逐漸被貼上“虛假信息泛濫、騙子橫行”的標簽,面臨口碑坍塌的危機。

導致這些的源頭還是因為百合網無法規模化盈利,只好在單個會員價值上下功夫。

2.變現還沒整明白,又趕上陌生人社交崛起

更令百合網絕望的是,在這些錯誤的商業模式把它逐漸推到了危機邊緣的同時,陌生社交已經迅速崛起,進一步擠壓其生存空間。

而且與傳統婚戀交友APP相比,年輕群體“重社交、輕婚戀”趨勢越來越明顯,可能更青睞陌生人社交平臺。

2017年,陌陌平均月活躍人數為9910萬人,而百合網只有其零頭不到270萬,一旦掉隊就可能一蹶不振。

3

瘋狂轉型,能救百合網嗎?

目前,國內傳統婚戀網站的用戶都在萎縮。

變現難,競爭加劇,口碑崩塌…眼看著這樣做不下去,互聯網婚戀平臺謀求轉型的步伐也越來越強烈。

僅拿百合網來說,就經歷了2次大轉型。

1.被逼無奈與世紀佳緣合并

第一次轉型是在2015年,百合網與行業老大世紀佳緣成功聯姻。

但百合網和世紀佳緣的合并,并非像當初滴滴和快的合并一樣是進行業務和用戶區間的整合,而是因為雙方發展都不盡人意,阻礙重重。

拿2014年互聯網婚戀網站收入規模來看,世紀佳緣、百合網、有緣股份、珍愛網市場份額分別是28%、15%、14%和14%,相差都不大,因此資本方迫不得已這樣做。

2.構建婚戀生態圈,啥都想做

第二次轉型是在2016年,田范江提出婚戀生態圈的概念,開始尋求多元化發展,不僅發力線下,還開啟了“買買買”模式,在婚戀交友、婚禮服務、金融服務、房產服務等各個與婚戀產業鏈相關領域內,投資、并購了數家公司,涉足婚戀交友的每一個環節。

無論是戀愛培訓、咨詢還是婚禮服務都需要強大的資金和足夠的人力支撐,加上入局晚,市場早已有成型且有一定知名度的門店。

更重要的是,這次轉型已然讓百合網脫離了婚戀產品最核心的東西——交友。

不斷謀求轉型的百合網,最終也沒能逃掉被賣的結局。

去年5月,郭廣昌以40億收購百合網70%股權,這意味著繼世紀佳緣被賣后,百合網也迎來資本終局。行業老三珍愛網更是經歷了兩度賣身,先德奧后太盟。

伴隨著被收購,創始人也紛紛離場。2012年圣誕節,世紀佳緣創始人龔海燕辭任CEO,轉而做了91talk,專做英語口語教育。

慕巖也從百合網謝幕,帶領團隊轉而發布了“一號媒婆”APP,通過熟人推薦身邊單身朋友的方式解決婚戀問題。

這些婚戀網站,正逐漸和它們的主人告別。

不僅婚戀社交平臺生存難,陌陌一度非常流行這樣一個簽名檔:“愿得一人心,一起卸陌陌。”

面對微信,任何社交平臺都有產品后續不足這一天然缺陷。

在互聯網時代,一切都更新得飛快,婚戀網站接下來的故事更可能是資本游戲了。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

社交產品有終局,但社交沒有。

本文(含圖片)為合作媒體授權創業邦轉載,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上期平码算下期7码公式